shouldnotdo

宗凛.露中.青火。国漫秦时墨白.ALL颜,天行轶事霍游。极挑红兴。伪装者楼诚及衍生。tangstory粉。

【宗凛】期待(日常,清水)

期待(宗凛日常)


第一次写文,文笔不佳,见谅。感觉没有表现出宗介对凛的等待和想念。希望看官能提出宝贵建议,多多指正,谢谢!

突然想到的宗凛小片段。之前有个长脑洞估计是写不出来了,拖延症晚期。


松冈凛在一片花海中游泳,淡粉色的花瓣轻蹭着他的胸背,暗香飘入鼻腔,仿佛要一丝一丝地渗入他的身体。他舒服地准备换个仰泳姿势,想要惬意地看看天空,却被繁复的花藤绞住了小腿,难以动作。凛一慌,轻挣了挣,却是醒了过来。

原来是梦。凛迷迷糊糊地将自己被猫咪扒住的小腿抽回了被中。已经回家了啊。睡的迟钝的脑袋还没运作。


为了过冬新换的棉被,厚实而温暖。洗涤剂的淡香和着晾晒后的阳光味道,让凛更想沉浸在这舒服的睡眠之中。身体被棉被捂得暖烘烘,头轻陷在干燥的荞麦皮枕头里。

然而大赛后的疲乏明明应该消解了,却又似乎一点一点地泛了上来。

总感觉……还少些什么。凛模糊地想着,闭着眼睛,向床的另一侧慢慢地蹭过去。心里有一点不能言明的期待。

一个更加温暖的怀抱,一双能够锁住他的腰的有力臂膀,一具和他同样年轻结实而又可靠的肉体,一个由浅入深的早安吻,一场随心而起的缠绵性.事,一个等待他一个月之久的人。


仍然蜷着手指的手轻轻探向另一侧,却摸了个空。睡迷糊的凛心思未起,却又忽的胸中空落。

宗……介……

去哪里了……


昨晚下飞机,拖着行李坐了一路车,回家还没吃夜宵就累的睡着了。好可惜,夜宵是宗介加班回来后做的,好久没饱口福了。好可惜,昨晚没有先好好看看一个月未见的恋人。

一个月的国外训练加比赛,日程之紧张虽让人充满干劲,凛却无法忽略心中的想念。时差存在,宗介打电话的时间很少,多数时候,都只是发来一封封邮件。给凛打气逗乐,说凛拿个奖杯来玩玩你肯定没问题。嘱咐他吃饭穿衣训练适度。或者讲讲自己今天过得如何最后再问一句,凛怎么样呢。

然后慢慢地等待凛好几个小时甚至一天之后的回复。

再日复一日地,看到回信,就再发过去新的内容。

……

凛仿佛在那一封封邮件后,能看到宗介对着手机时,笑起来微弯着的双眼。

……


宗介今早又去上班了吗,还有几个小时才能再见到他?

嗯……

说不上失望,可凛还是轻轻叹了口气,又发出不太舒服的小声呻.吟,把手臂搭在宗介收拾平整的枕头上,一点点收紧。再睡一觉吧。


凛,醒了吗?


凛听到似乎在梦中的宗介的声音,感觉到宗介的手抚过他的头发。宗介……宗介?没有去上班吗?


没有,凛。睡迷糊了?今天星期六。


唔……你去哪了,宗介?咳咳……

喉咙有些痛。


我在客厅。

收拾房间。凛昨天半夜一回来就想把奖杯拿给宗介看。从行李箱翻了一通之后,又想要收拾好行李再睡,拎出来一地东西,结果他自己先睡着了。明明说了我来做就好了。宗介无奈地笑了笑。


要再睡一会儿吗?很累吧。但是先等等,给你拿杯水。


凛没有睁开眼睛,只听到轻轻的脚步声,和玻璃杯轻碰时的叮当声,水倒入杯中的哗啦声。一点也不吵。凛在被子里舒服地扭了扭身子。


凛,稍微坐起来一点。


不要。哼哼着说了一句,凛懒得起身,头慢慢缩进被子,仅露出丝丝缕缕的红色头发。


听话,凛。宗介对凛的撒娇耍赖无可奈何,弯眼笑了笑,用右手拎起枕头把它靠在床头,左手臂隔着棉被抱起凛,让凛靠在枕头上。


凛仍旧半睡半醒地闭着眼,无意识地拿头发轻轻蹭着宗介的右手,宗介任他蹭着,感觉到手臂连着心尖,被勾起一丝丝的麻痒。宗介产生家里养了两只猫咪的错觉,用左手端起杯子喂凛喝水。


温水滑入喉咙,凛觉得自己终于渐渐醒了过来,却又仿佛还在梦里。慢慢睁开眼,便被温柔的湖绿色几乎溺毙。

宗介……

果然还是太想你了。


凛,早……

刚放下杯子,“安”字未出口,红头发便放软了身子,倒向宗介的怀里。宗介搂着他的腰,轻轻把他带到自己胸口。凛听到沉稳又令人安心的心跳,双手环上宗介的背。宗介顿了顿,手臂渐渐把凛锁在怀里,复又带着凛,慢慢地倒向被中。凛被宗介暖热的身体压着,心里模模糊糊有些萌动。


果然。一个比被窝更加温暖的怀抱,一双能够锁住他的腰的有力臂膀,一具和他同样年轻结实而又可靠的肉体。


凛,欢迎回来。凛听到绿眼睛说。然后他看到他自己一点一点地在那片湖绿中沉溺,再然后唇上一片柔软。最后柔软渐渐深入,宗介的味道,洗涤剂的淡香,阳光的味道,终于混在一处,让凛的脑子变成一团浆糊。他毫不含糊地让自己慢慢地敞开身体。


凛,我想你。他听到宗介喘息着说。


心满的要溢出来。仅留最后一丝清明,是满足的感叹。

果然。一个由浅入深的早安吻,一场随心而起的缠绵性.事,一个等待他一个月之久的人。


评论(16)

热度(23)